借车后偷回并索赔的行为如何定性

?提示:点击图片可以放大

案情简介:蔡某因第二天要外出办事,便向同村的付某借摩托车。当晚,蔡某将借到的摩托车停在自家门前。次日凌晨2时许,付某将停在蔡某家门口的摩托车偷走并藏匿起来。蔡某发现摩托车不见了,并将此事告知付某,付某便要求蔡某赔偿。蔡某自认倒霉,赔偿了付某4800元。后付某将藏匿的摩托车卖给他人,得款3600元。
分歧:对于本案中付某的行为如何定性,有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付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付某的摩托车虽然为蔡某所占有,但付某对摩托车仍然拥有所有权,而付某隐瞒偷回摩托车的事实,向蔡某索取赔偿,骗取蔡某的赔偿款,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第二种意见认为,付某的行为构成盗窃罪。付某采取秘密窃取的方式,将借给蔡某的摩托车偷回,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向蔡某索要赔偿,其行为构成盗窃罪。
律师评析: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付某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诈骗罪的基本构造为:行为人以不法所有为目的实施欺诈行为——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财产——行为人取得财产——被害人受到财产上的损失。从本案来看,付某以摩托车被盗为由向蔡某索要赔偿,首先,付某并未欺诈蔡某,因为摩托车确实是被偷的,只不过是付某自己偷的;其次,蔡某也未产生认识错误,因为摩托车被盗是事实,蔡某只是不知道偷车的人是付某。因而,本案不符合诈骗罪的基本构造,不能以诈骗罪定性。
    盗窃罪的设置侧重应该是对公私财物占有权能的保护。占有是所有权最基本的权能,失去了占有,使用、处分权能的实现便无所依附。在排除共有的前提下,财物的合法占有主体是唯一的,具有排他性,破坏他人对财物的合法占有关系均系非法。不论行为人盗窃的是所有权人的财物,还是非所有权人的财物,占有人对于财物的占有状态都受到了影响或者改变,占有权的行使都受到了妨害。对于侵犯财产的犯罪行为而言,刑法所保护的应该是被占有财物的财产秩序。对合法占有关系的破坏与对所有关系的破坏一样,均侵犯了刑法所保护的客体,同样能构成犯罪。故而,合法的占有权应该成为盗窃罪的犯罪客体。
     蔡某对被盗的摩托车具有合法的占有权,而合法的占有权能够成为盗窃罪的犯罪客体,在合法占有的情况下,所有权人秘密取回因借用、租赁、担保等原因在他人合法占有下的财物,占有权人有法律上的正当理由且该理由足以和本权者相对抗,则占有权应该受到保护。本案中付某秘密窃取蔡某保管下的本人财物,是为了借此向蔡某索取赔偿,并造成了蔡某财产利益的损失,完全符合非法占有的目的。
    综上,回归本案,付某将自己拥有所有权而蔡某合法占有的摩托车取回并借此向蔡某索取赔偿的行为,客观上实施了秘密窃取财物的行为,客观方面侵犯了他人的合法占有权,且主观方面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符合盗窃罪的犯罪构成,应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河南盈法律所聂律师:13607687016
律师联盟总部:郑东新区千玺广场十层
联盟分部:郑州市惠济区长兴路22号银江商务楼7层 
联盟分部:周口市淮阳县龙都大道65号盈法律师楼4层